人力资源

当前位置:
佟家栋:疫情对经济影响的几点思考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3-31

编者按:为了深入解读疫情对世界经济及中国经济的影响,对国内外经济发展走势进行合理展望,3月25日,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吉林大学横琴金融研究院、吉林大学经济学院联合组织举办了“疫情冲击下的世界经济与中国”线上闭门研讨会。来自中国社科院、上海社科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厦门大学、辽宁大学和吉林大学的多位知名专家参加了本次研讨,下面是佟家栋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实录:


第一,这次疫情是一个公共卫生事件,是疫情给整个世界经济带来的中断。但是这次中断不像1918年那样有全球化程度的局限,而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正走在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交叉路口上突然出现的外部冲击,那么这种外部冲击的影响主要有两个路线,一个是实体经济运行,另一个是金融运行。因为这两个因素的运行是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柱,但这两个支柱目前没有发生实质性指标变化的时候,作为先行指标的股票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变化就是四次熔断,这不仅仅是美国的熔断,也波及到欧洲以及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次冲击是外部公共卫生事件冲击导致作为先行指标的股票价格变动,而股票价格变动充分反映了实体经济因素和金融因素可能的变化,意味着必然对实体经济和金融因素产生影响,这种影响会有两个结果。一个结果是金融危机,另一个结果就是经济危机或经济衰退,这两种危机过往都是单独地出现或接续出现。比如08年金融危机,这次金融危机是金融链条的中断导致了金融体系的崩溃,接下来是贸易链条的中断以及经济的衰退,但这一次出现的问题有所不同。第一,股票市场大幅度地下跌,这种下跌并没有带来金融机构或者私人金融机构的垮台或倒闭,这种情况下政府出面采取无限度的量化宽松,暂时阻止了金融危机的发生。第二,实体经济因素,在这样一种外部冲击下,贸易、生产、投资都发生了实际的、突然的中断,这是我们实际看到的,而这种情况在短期内造成生产大规模减产,就业大规模减少,供求关系出现中断或者不顺畅,消费方面刚性消费需求以外的需求会受到较大影响,欧美经济有70%到80%都是服务业,这次疫情很大的问题是直接造成消费和生产的中断,虽然互联网的发展能够减少中断,但现实中凡是服务业占比较大的经济体受这类冲击的影响最大。

第二,疫情影响持续的时间。目前从中国来看是两个月,境外输入病例等一系列问题都使得完全复工复产不会在短期内实现,预计在半年或五个月左右。同样世界也面临着这个问题,三月份启动且无组织无纪律的情况可能会把这种情况拖到半年以上,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可能要到八九月份,现在看来还不能有确定的时间。整个世界从中国开始到西方国家结束应该要持续到九月份,今年经济正常运行的增长不那么乐观,这是从时间上看。

人力资源第三,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首先是贸易方面,据世界银行统计,现在全球价值链贸易在整个贸易中占比50%,这种全球性的相互联系,疫情接续性的全球蔓延和传染对全球贸易的影响很大。上次金融危机导致全球贸易下降16。5%左右,这次如果是在全球价值链贸易占比较大、各国相互之间的联系和影响较大的情况下,对贸易影响不容乐观。其次是投资方面,避险的投资、企业内部价值链的形成会进一步加强,全球的价值链重新回归到一些稳定的投资场景及需求有所增长的状态。最后是金融方面,美国有一个理论认为目前采取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是非常必要的,只要美国的金融系统和金融机构不倒闭,量化宽松是没有关系的,但后续的影响我们需要认真估价,但现在来讲这种情况我们应该能估计到,就是至少会延缓或者减轻对金融系统或机构的冲击。这种观点是避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交织出现的一种好的思路,当然后面长期的应对措施是另一种思路。这是我从全球价值链、贸易、投资、金融几个方面讲的情况。

人力资源第四,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觉得我们自己的估计过于乐观,有人认为两个月就可以复工复产然后接上全球价值链,对内加强刺激,对外巩固价值链就可以应对冲击。但我们没有充分考虑两个严峻的考验,一个是境外输入病例对我们复工复产可能的影响,对心理造成的恐惧,尤其是领导干部害怕过早地复工复产带来疫情的复发,这一点会延缓完全复工复产的进程。二是我们没有估计到疫情不是单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全球价值链何时能够恢复,恢复的好坏多少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决定于中国的,中国在08年金融危机时已经切身地感受到了,当时我们的出口下降了21%。综合两个方面的考虑,5%到5.5%的增长率要打折扣。但也应该看到在恢复中需求的反弹会比较强烈,因为76年唐山大地震后消费者的消费和储蓄观念有了本质的变化,短期消费给社会经济带来的提振会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面临两个任务,一是保增长,二是保脱贫。保增长和保脱贫都会对经济产生刺激,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刺激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放松,有观点认为我们应该放松财政赤字限制,货币政策的放松已经出现了苗头,我们应该乐观的评价政府加大刺激力度的情况,政府会修正自身的政策,而经济增长的反弹力度可能比我们悲观的预测要好一些,但要比乐观的预测要差一点,我预期会有4%甚至3%的增长。


讨论部分:

现在美联储一系列政策出台,一方面是短期的,可以看到短期是有效的,既扮演货币政策的传统作用,又超出了传统货币政策的力度。第二,它扮演财政政策的作用,也在支持企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的政策理念或者理论基础是不是变了。一个方面是理论确实变了,另一方面在抑制恐慌或者外部冲击上采取了心理战术,这就关系到我们怎么定义这次的冲击,就是在世界经济低迷增长的条件下所出现的蔓延性的外部冲击,这里面有几个含义。第一,本来世界经济是低迷的,但又出现了蔓延性的冲击,会不断加重,而且又是外部冲击,也就意味着不是经济的内生变量,那么人们在研究疫情的时候,疫情的持续时间,疫情可能给经济带来的恐慌,以及恐慌的程度能够持续多长时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心理的治疗和心理预期的控制无论对金融危机的发生,还是对经济衰退的发生都会有提振作用,或者说货币政策的不当会带来一系列交织爆发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判断政策的有效性,而政策的有效性目前看至少股市上来了,也就是说企业的投资者对美国经济正常的信心是存在的。但对外部冲击带来的东西如果不断地恶化的话仍然会影响到整个经济的运行。因此,我们还要仔细看看这个政策的有效性和这个政策的短期效果、长期效果,我觉得长期内包括财政赤字到25万亿肯定是有不良影响的,但如果只是一种冲击或者蔓延半年乃至九个月,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或者财政赤字都不会是长期政策,都是短期提振信心和解决短期问题的政策。


(来源:珠海市横琴新区智慧金融研究院公众号)